<pre id="r5fyy"></pre>
    1. <strike id="r5fyy"></strike><th id="r5fyy"><video id="r5fyy"></video></th>

          <object id="r5fyy"></object>
          超級兵王 > 第6868章 女漢子

          第6868章 女漢子

          所屬目錄:第二十三卷      作者 : 步千帆
          “星海宮不是我們滅門的!”

          胎記臉修煉者嘴角一抽,天行宗真有這個實力,哪里會等到今天。

          他神態有點不打自然地跳過這個問題,說道:

          “九涎玉露出世當年,就基本會被消耗一空,不止我們天行宗,他們星海宮恐怕也沒什么存貨!”

          胎記臉修煉者話只說到這里,能有存貨的,也只有涼州三個頂級宗門的窺道境九重強者。

          他們對九涎玉露需求不強,但地位又足夠獲得,應該會有。

          只是,那個層次的事情,他一個小小的窺道境七重大能,哪怕是同門,也依然知道的不多。

          不過,滅了星海宮?

          呵呵,胎記臉修煉者心中一抽。

          鬼知道是誰滅了星海宗!

          那可是擁有五位窺道境九重強者的頂級宗門!

          就這么說滅就滅了,整個山門現在已經變成廢墟。

          只有少數星海宮弟子逃了出來!

          他們天行宗不過是落井下石,占占小便宜。

          “晚輩雖然沒有,但同門那邊未必沒有!”

          少女突然說道,她不知道被困的同門那邊到底有沒有,但想救出他們,就只能這么說了。

          更何況,就算沒有九涎玉露,總歸有其他重寶可以彌補。

          他們可是受掌門之托,帶了一部分宗門底蘊出來。

          總比落到天行宗這些畜生手中強。

          “一件四等世界的頂級殺戮道兵,還要加上九涎玉露,聽起來真讓人心動,我都不知道原來人命這么值錢!”

          葉謙低笑兩聲,似笑非笑地看著胎記臉修煉者,問道:

          “你們天行宗怎么看?”

          “這么欺騙前輩,死有余辜,一群喪家之犬,能拿出什么好東西,還請前輩不要被這兩人的花言巧語蒙蔽!”

          胎記臉修煉者嘴角帶著些苦澀。

          這是要談崩的節奏,少女是譚家大小姐,確實有開口的資格。

          他在天行宗地位真沒那么高,哪里能許諾什么。

          唯一讓他慶幸的是,來到營地之前,他看有窺道境八重老祖在,就已經發了飛符請求支援。

          這附近有兩位窺道境八重的門中師叔坐鎮,收到飛符,至少會來一位。

          只需要拖到師叔到來就好。

          想來應該也沒多久了!

          “誰說喪家之犬就拿不出好東西!”葉謙呵呵一笑,手中把玩的儲物戒指扔回給少女和老者,這兩個喪家之犬的儲物戒指里,好東西可不少。

          只是沒有葉謙這個修為能用的寶物。

          “我天行宗弟子,說出的話,向來有一是一,不信前輩可以問問旁邊這些人!”

          胎記臉修煉者臉色一變,更加陰沉起來,他還想再掙扎著拖一段時間。

          至少把時間拖到門中師叔過來。

          像葉謙這樣的窺道境八重老祖級強者,真不給天行宗面子,他也束手無策,奈何不得人家。

          這就是修為高的好處。

          就算自家師叔來了,有沒有用還未可知。

          還真能為了這點小事,讓兩個窺道境八重老祖來個生死斗么!

          用大腿想都不可能。

          最多來做一場,把天行宗的面子找回來!

          胎記臉修煉者此話一出,周圍一眾默默圍觀的修煉者臉色都變了。

          整個涼州都知道,天行宗的行事風格。

          那就是一群眥睚必報,你捅我一刀,我滅你滿門的畜牲。

          說是邪修門派也不為過,卻偏偏去了個天行的名號。

          還美其名曰,以己心代天心,替天行道才是正道。

          當真是做了女表子,還要把牌坊立起來。

          所有修煉者都知道,在涼州,只要有道理,得罪星海宗這個霸主都還有婉轉的余地。

          但得罪天行宗,人家的道理才是道理。

          兩邊真談崩了,這位窺道境八重的前輩拍拍屁股拿了好處就走,他們這群圍觀的,說不得就要被遷怒了。

          更何況,還是這種近乎點名的形式,要是一句話不說,肯定會被秋后算賬。

          “這位前輩,說不定他們兩個真是騙你的,整個涼州如今都在圍剿星海宗余孽,您剛來才來的方向,應該是剛入涼州,來此肯定有事要辦,有天行宗這等頂級宗門幫撐著,什么事辦不成,您一定要三思啊!

          一個修煉者忐忑的出聲幫胎記臉修煉者,見葉謙沒有明顯的反感,又見到胎記臉修煉者贊許的眼神,這個修煉者多了一絲動力,說不定還能得到這位的賞識。

          “對啊,星海宗被滅,空冥宗人丁稀少,涼州以后肯定是天行宗說的算,前輩結個善緣如何?”隨著第一個出聲的,有一個修煉者開口說道。

          葉謙有點好笑地看著這些修煉者,對天行宗在涼州的影響倒是有了點認識。

          不耐他們的聒噪,葉謙橫了他們一眼。

          宛如實質的威壓讓這群人瞬間冷汗淋漓,瑟瑟發抖,再不敢多說一句。

          “他們我要了,滾吧!”葉謙也不想再和他們廢話,淡淡地吐出幾個字。

          簡潔明了,誰都聽得懂。

          “前輩既然想留下他們,晚輩也沒辦法!”胎記臉修煉者見狀,知道事不可為,很光棍說道。

          他可不想跟眼前這位前輩動手,那絕對有死無生。

          他不是什么天驕,沒有越界戰斗的能力。

          就算加上其他同門,也不過是送菜送命。

          “還請前輩留個字號,讓晚輩回去有個交代!”

          胎記臉修煉者說道。

          這么多人看著,他就算慫,也不能慫的太窩囊。

          不然不僅丟的是天行宮的臉,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在涼州地界行走。

          “最煩的就是你們這些宗門弟子,張嘴閉嘴就是宗門怎么樣怎么樣!”

          “我有個方法,不需要你回去有什么交代,想知道嗎?”

          葉謙本來淡淡的臉色變得有些不耐煩起來,語氣也變得不善起來。

          這貨甚至連自己名字都沒報過,還敢來問他的名號!

          一點破事,在這里糾纏這么久,他脾氣算好的,但絕不是沒一點脾氣!

          真敢在啰嗦,葉謙覺得還是一刀殺了省事。

          “晚輩告辭!”

          胎記臉修仙者眼中閃過一絲驚懼,他已經是窺道境七重巔峰,修為不夠,但精神力已經可以感應到葉謙那一閃而過的殺意。

          沒誰會拿自己小命去冒險!

          “撤!”

          胎記臉修煉者果斷地帶人離開,不出意外,他還會回來。

          門中絕對不會允許譚家大小姐就這么從眼皮底下溜走。

          他們肯定打不過這位前輩,只有去找門中師叔。

          想來拖延了這么長的時間,回頭接人再回來,也不用太長時間。

          惹人煩的走了,一眾修煉者見狀,也都忙不迭的紛紛離開。

          瞎子都能看出來,天行宗不可能就這么放棄。

          不管這位年輕的老祖級強者走不走,他們這些小魚小蝦都不可能留在這里。

          小心為上,安全第一,還是跑路吧!

          沒幾分鐘,整個營地就只剩下三個人。

          葉謙、譚家大小姐和總管。

          “起來吧!”葉謙沒想走,有些麻煩,早點解決早算完。

          在耽誤了的這一會功夫,漫天飄舞的白絨花已經匯聚成一白色海洋。

          有星光穿過白絨花的縫隙,將整個夜空裝飾的如夢似幻。

          一陣風過,宛如天河生波,白色海洋蕩漾著向高空飛去。

          越往高走,白色海洋開始搜索變窄,仿佛變成了一條連接天地的綢帶。

          從葉謙的角度,還能看到遠方有同樣的八條白色綢帶,而后在最高點匯集。

          不時有零散的白絨花融入其中,就仿佛一條晶瑩透明的白色水晶碗,倒扣在涼州大地上。

          “真是漂亮!”葉謙輕嘆了一聲。

          “此乃星空淬煉大陣,可以周天星力提取靈材內的特定成分!”

          譚家少女來到葉謙身邊,帶著些許冷淡的語氣說道。

          “你這思維想法,和男人挺像!”

          葉謙瞥了眼簡直就是禁欲系的這位譚家少女。

          心里瘋狂吐槽,特么只有直男才會在說某個東西很漂亮的時候,突兀地解釋這東西有什么用。

          不知道這位譚家妹子是不是天生這樣。

          “家父也常說我,生錯了身子!”

          譚家少女也不以為意,自我介紹道:

          “星海宗譚家譚梧桐,不知前輩如何稱呼?”

          “我姓葉,梧桐是梧桐樹的梧桐么!看來你父親想招個贅婿!”

          葉謙隨口道,梧桐引鳳,只有在需要女婿入贅的人家,才會把女兒的名字取為梧桐。

          一般很少有人把女孩的名字取名為梧桐。

          “或許是,不過他應該沒機會看到女婿的模樣了!”譚梧桐眼神為之一黯,寡淡地應和了一句,看著葉謙的目光依舊落在夜空中,那九條龐大的白絨花綢帶匯集之處,便開口道:

          “葉前輩,那匯集之處的下方,就是我們星海宗的山門!

          聽說以前涼州不是這樣,這里是極北之地,風寒物冷,只出產水屬冰系天材地寶,連凡人都很少。

          后來窮三宗之物力,耗時上百年時間,在涼州種植白絨花,布下星空萃煉大陣。

          凡人看護白絨花,散修提煉絕靈花精,我們提煉九涎玉露,才有如今極北涼州繁榮。

          如今宗門一朝覆滅,墻倒眾人推,都想從我們是身上獲得宗門遺寶……”

          “你想說什么?”葉謙心里嘆了口氣,打斷了少女的話。

          他好不容易有點觀景的興致,全被這位譚家大小姐說沒了……

          超級兵王》作者是步千帆,如果你喜歡超級兵王,請收藏本站www.zoo31.com以便下次閱讀。

          本站新增加兵王小說排行榜欄目,綜合了網絡上大部分兵王類小說等經典作品,大家可以點擊經典小說推薦進入到列表選擇自己喜歡的小說。兵王小說網努力為大家推薦經典小說閱讀。

          下一篇   第6869章 玉露下落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篇   第6867章 無恥之人
          新書推薦
          美女露毛